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raspberry文學 > 曆史 > 貞觀匹夫 > 第二百七十七章 跑過來的牆角

貞觀匹夫 第二百七十七章 跑過來的牆角

作者:罪孽999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1-07-22 13:06:37

寬敞明亮的屋子裡,地龍散發著騰騰的熱氣。

“儒家是所有人的儒家,不是某一門一戶的儒家。”

“儒家遇到威脅了。”

“上有世家的圍堵,下有王惡那廝追來,怎麼辦?”

“再怎麼不喜歡藍田侯,也必須承認《師說》的磅礴大氣。”

這個真無法否認,憑這一篇《師說》,王惡已經躋身當世大家行列,

“其實也不必如此在意,到現在為止,藍田侯才教出了幾個學生,而儒家每年有多少人出仕?現階段,儒家的主要矛盾還是與世家爭奪生存空間,不把世家擠下去,儒家子弟出頭的機會要小很多。”

“確實,如今的科舉隻是作為舉薦製度的補充,還不能占據主要地位。”

……

三味書屋那裡,哪怕外麵天寒地凍,依舊有不少學子來買《師說》。

事實上,家境貧寒的學子完全可以不買。

放大版的《師說》從房梁上垂下,隻要不是眼睛有問題的,都可以一目瞭然。

無論甚麼立場,看到這篇文章,都得說一聲服。

一身便裝的房玄齡買了篇《師說》,慢悠悠地在一旁品味。

托太子的福,房玄齡身上又多了一個太子詹事的頭銜。

對於於誌寧等人的教育方式,,房玄齡並不怎麼讚同。

一味的喝斥指責管用,世間就不會有那麼多讓人頭疼的紈絝了。

王惡的言論,房玄齡雖然不會儘數苟同,至少多數意見還是有同感的。

陛下給太子擇師的眼光真不咋地,雖然儘是名臣,但就如王惡所說,都是一幫不懂師道的。

《師說》固然是提倡尊師重道,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師者能承擔得起如此讚譽嗎?

或許世間真有不少能為人師表的師者,但濫竽充數的也不在少數。

因材施教,大唐有多少師者能做到?

或者,大唐真應該好好整頓一下師者行業了。

要不,設個資格考試,先把於誌寧之流踢開?

“藍田侯大才,《師說》酣暢淋漓,足以證明他當世明師的身份。”

“誒,額在想,要不要從儒學中退出,入小王莊學院?”

“你這想法很危險。”

“危險個屁!你不想想,以額三流的學問,科舉能過哪一項?秀才、明經、俊士、進士、明法、明字、明算,哪一科都是中不溜,童子試額倒是能過,問題是以額弱冠已過、而立將近之齡,去考童子試,這臉往哪裡擱?”

“儒學,除了去當官,或者為猢猻王,還有其他活路嗎?小王莊學院的學子,即便不當官、不為人師,也可以種地、當工匠,便是額這等手無縛雞之力的也可以當賬房,那個簿記,最快的一個月出師,最慢的一年出師!需要蹉跎這許多歲月,學這百無一用的經義麼?”

房玄齡淡淡一笑。

《師說》的影響、王惡直斥東宮屬官的言論、小王莊學院學生的閃亮前程,聚集在一起發酵,漸漸讓學子們心頭生出了彆樣想法。

儒家門生眾多的一個壞處就是,因為學識方向一致,競爭的力度太大,哪怕是個蒙學先生的位置,也有無數人盯著。

那麼,其他的人呢?

喝西北風去麼?

小王莊學院學識的實用性,無異於讓人在最黑暗的夜空看到唯一閃亮的星星。

……

回到小王莊藍田侯府,王惡想與王仁、王延玩耍一般,卻遭遇了無情的拒絕。

兩個小傢夥攆著大黑、小黑滿府亂跑,完全冇工夫理會王惡。

大黑、小黑半人高的身量,皮毛油光水滑的,對這兩個小混世魔王卻隻能敬而遠之。

這屁大點就要騎狗了,不知道以後成親會下雨嗎?

看著王惡吃癟,陳詩語掩唇輕笑。

這就是長年在外麵奔波的結果,娃兒不和你親了。

昆十九馬屁十足的給王惡端來鋪了棉墊子、棉靠背的椅子,新二十奉上茶水,王惡舒坦的坐下品茶,一種土豪劣紳的既視感撲麵而來。

“郎君,昨日小王莊學院山長來過,遞交了預算,要地、要一千貫錢擴建學院,要增設五個簿記班……”

錢旺一五一十的稟報。

王惡一口茶水噴了出來。

土地,對小王莊鄉來說不難;

一千貫錢,對財大氣粗的藍田侯府來說不是事;

增設一個簿記班都冇問題,可你告訴額要增設五個?

你是想讓小王莊學院的學生全部占據了長安城的賬房行業,然後內卷?

“告訴山長,隻允許增設一個簿記班。”

錢旺咧嘴笑了:“山長也為難,現在托關係找他塞學生的人太多,還都是些在儒家學無所成的學生,想學簿記混碗飯吃。”

王惡哭笑不得。

這不是自己挖儒家的牆角,而是儒家的牆角自己長腿跑過來了?

加上程咬金家的親戚、尉遲恭家拐彎親戚等等關係,湊出的人數夠六個簿記班了。

人家也不要小王莊學院免學費,還可以交學費,就為了以後混個飯碗。

冇轍,皇帝都還有三個窮親戚,那些不遠不近的親戚,誰家都有,照顧也不能太過分,送來學個手藝再合適不過了。

問題是,學了之後冇有合適的位置安置,那與儒家有甚麼區彆?

誒,小王莊學院是不是要改名小王莊技校了?

王惡喝了幾盅茶之後,才一拍大腿。

天冷,腦子都冷僵了。

真是的,大唐皇家錢莊不是還要增設河南分部、嶺南分部、劍南分部、西州分部、於闐分部麼?這些人手可以由大唐皇家錢莊委培嘛!

有家世、有背景的,由背後勢力背書,可以優先提拔。

不要覺得不公,長年累月麵對海量的錢財,難免有人行差踏錯,有背景背書的,因為胡作非為導致錢莊的損失,可就得由他們背後的勢力承擔了。

所以,優先提拔冇有甚麼不對。

其他人,由小王莊學院來調查他們的背景,那是個大活,做不到。

由大唐皇家錢莊來調查他們的背景,那就輕而易舉了。

反正也不需要太詳細,也就是調查他們的口碑、人品而已。

嗯,把他們教出來,大唐皇家錢莊本部的職員也該輪流拉來培訓了。

回過神來,王惡掃了院子一眼。

咦,王狼甚麼時候進來的?

王狼與王老實兩個老漢蹲在院門處,笑眯眯地東拉西扯。

王虎這傢夥在遼東也有出色表現,聽說要提拔為鷹揚郎將了。

將啊!

怎麼說也是將軍了,王狼家也是門楣生輝了。

所以,王狼也是眉開眼笑的,帶著大孫兒跑來顯擺了。

這會兒他大孫兒正與王仁、王延逗狗呢。

“阿叔,莊上的木匠召集過來,打造簿記班那種算盤,手藝不能粗糙,打個四五百把,學院三十文一把收購。”

王惡給個這個價錢很高,就是市麵上的大算盤售價也才二十文一把。

算盤這東西,不是越大越值錢,反而是越小的越難打造。

所以,三十文也物有所值。

原本小王莊學院的學生自然是可以免費領用的,至於那些加塞的學生,五十文一把,賣得的錢財補貼一下家境貧寒的學生,不過分吧?

王狼樂嗬嗬地應下了。

雖然纔是十五貫的小買賣,但蚊子腿也是肉啊!

雖然小王莊富裕了,可莊戶人家的節儉精神不能丟。

既然前麵小王莊能夠打造出這樣的算盤,再造就冇甚麼難度了。

小王莊鄉的土地,不就是王狼管麼,自然毫無阻礙的通過了。

“阿叔,小王莊冇有哪家的娃兒不讀書了吧?”王惡閒扯。

“他敢!”王狼眼睛一鼓,瞬間從和藹可親的長者變成蠻不講理的滾刀肉。“腿打折!”

王惡啞然失笑。

山長被錢旺叫來府上。

批地的批示、領款的條子都一應俱全,山長眼裡滿是笑意。

藍田侯很給顏麵,這下,親朋好友的子弟有著落了。

王惡輕輕搖頭:“不要高興太早。增設的簿記班為六個,一個班的名額是本侯的。”

山長眉開眼笑地點頭:“應該的!”

“不過,他們的名冊你都造出來,本侯送到大唐皇家錢莊,由他們甄彆,口碑不佳、人品不過關的,涮下來冇商量。他們也不是小王莊學院自主招收的學生,而是大唐皇家錢莊委托小王莊學院培養的學生。”

“這樣做,好處是他們日後都有著落,培訓合格,飯碗是有著落的;壞處,是必須提前與大唐皇家錢莊簽訂契約,出師後必須服從大唐皇家錢莊安排,不可能窩在長安,背契的代價會很大。”

王惡把醜話說在前麵。

山長吹鬍子瞪眼:“藍田侯能為他們考慮前程,讓他們提前找好飯碗了,誰還敢三心二意,老夫的教鞭不饒人!”

“過兩天本侯上朝與陛下商議,吏部尚書、檢校民部尚書、許國公那裡,也需要具體商議,想來問題不大。”

王惡輕描淡寫的說。

要是彆人說這話,山長能一口五十年陳釀老痰吐過去。

吹牛也不怕把牛吹炸了!

王惡有資格說這話。

不說大唐皇家錢莊還有王惡一點份子,就憑大唐皇家錢莊是在王惡指引下走上正軌,這點事大唐皇家錢莊怎麼也得給王惡顏麵。

“老規矩,施工儘量用小王莊人手,放心。他們的娃兒在小王莊學院讀書,偷工減料隻會害了自家娃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