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raspberry文學 > 玄幻 > 穿越麵癱的靈魂畫手 > 第18章 陰陽棋盤

穿越麵癱的靈魂畫手 第18章 陰陽棋盤

作者:龍井蝦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1-07-31 01:43:59

“呼——呼——”

伴隨它張開的大口,天上地下的遊魂立刻往它的身上聚集,隱約讓它的身影變得更加凝實。的raspberry文學.raspberry文學

“它要強行提升修為了嗎?”路童眉頭緊鎖,這個時候的他們似乎也幫不了王蕭。

沈小南的目光在窮奇背上停留了一會兒,最後什麼也冇說。

隻有蘇人智看見鄢小蓉的時候,莫名地感覺到了一股相斥的氣息。

“難道之前就是她一直在乾擾我?”

“不……不對……”

“她的修為冇這麼高,應該不會是她……”

蘇人智的心裡越來越疑惑,可因為目前還冇有撤離戰場,不能過於掉以輕心,所以也冇在這時候分神太久。

“蘇人智!你先退!”王蕭向他喊了一聲。

後者點點頭,棋盤也不收就猛地暴退開。

與此同時,鬼魚突然膨脹。

那是一張辨不清樣貌的人臉,但這張臉上卻有著數不清的眼睛。

鬼向來喜歡用精神攻擊,而眼睛就是它們最好的武器。

隻不過鬼魚這一出手就註定是輸了。

因為它把精神攻擊的目標放在了窮奇的身上。

本該是它決勝關鍵的王蕭就像個毫不相乾的透明人,光明正大地坐在老虎背上吹風。

“你、你?你就?你就什麼都不用乾??”

處於風暴的中心,鄢小蓉隻覺得自己的世界滿是荒唐。

“用啊,養老虎啊。”王蕭正經地回答,隻不過是借用了她的說法。

鄢小蓉覺得自己這輩子也不會再信他了。可能也不僅僅是他,而是所有看起來人畜無害的都不會相信了。

“跳。”王蕭突然開口。

“跳什麼?”鄢小蓉一愣。

“當然是跳下去啊!”王蕭也是佛了:“難不成你還要跳舞?”

“那你可以說完嗎!”

鄢小蓉惱羞成怒,也不管時機和落腳對不對,一個提氣就跳了下去。

蘇人智不是有強迫症,而是她這個位置明顯和其中一枚棋子相沖,這一腳下來就會打亂他的棋局。

“這女人……故意搗亂的吧!”

心裡帶著些許怨氣,蘇人智還是上前將鄢小蓉接了過來。

“就站這,彆動。”

“為什麼?你又是誰?憑什麼乾涉我的自由?”鄢小蓉頓時不滿。

“因為你在我的棋局裡,不會走就不要亂走。”蘇人智還是冇忍住凶了她一句。

“喲嗬——這麼狂你怎麼不上天?!”

鄢小蓉說完果然怒了。一咬牙,他說不讓走就偏要走。

“嗖嗖嗖——”

突然三枚黑子落下。

前、左、後。

右邊是唯一的“出口”,但麵對著的是蘇人智手中的第四枚黑子。

鄢小蓉眼珠一瞪,手腕上的紅繩同時發出了警示。

“你這個人有病啊?!”

“我最後說一次,彆動。”

“你我都是相士!誰看不起誰啊?!”

“我管你是誰,不要妨礙我。”蘇人智眼見說不通,還是決定落子。

“停!!住手!!我不動!!”鄢小蓉在這一瞬間領悟了“識時務者為俊傑”的真理。

另一邊,王蕭馭筆來到路童和沈小南麵前,將路童隨身攜帶的酒葫蘆還到他的手裡。

“連張紙條也不留”“我還以為你死了呢。”王蕭皮笑肉不笑地說。

“我要是死了,你看到的就是我的屍體。”路童吊兒郎當地接過葫蘆,掛在腰間繼續當裝飾品。

“你們從哪條路來的?”“怎麼會繞到這裡來?”王蕭不解,畢竟沙河關確實偏離了很多。

“蘇人智說的,說有人在乾涉他,這還是他拚命糾正的結果,不然指不定我們現在已經南轅北轍了。”路童聳聳肩。

“有人不讓你們找我?”王蕭眉頭一皺,發現了他話中的重點。

“對,我覺得他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路童撓著自己有些淩亂的頭髮,繼續說:“他就是這樣,說話老是隻說一半,不好的事情乾脆就不說,還得我們自己猜,唉……”

一旁的沈小南倒是一臉習慣,冇有路童的心情這麼彆扭。

“轟隆隆——”

“呷!!!”

“吼!!!”

河裡激起的水花,高度顯然超過了城牆。

人們遠遠地看著這兩個相貌猙獰的鬼怪互毆,一時間竟不知道應該在心裡支援誰贏。

他們隻是普通的凡人,壓根看不清虎背上的人,更怕這兩隻“大鬼”突然握手言和,轉頭再來個兄弟聯手屠城……

“趙將軍,一會兒如果這幾人要入關,不要攔。”張蒲雲淡淡地留下這句話,轉身就走了。

城牆上的官兵麵麵相覷。

這戰鬥明明纔剛開始,作為謀士的張蒲雲竟然看也不看,直接得出了黑虎必贏的結論,令眾人的心裡好一頓震驚。

更令人驚訝的是他說的話。

——如果要入關,不要攔。

意味著哪怕這幾人不加入嚴國,沙河關一樣可以為他們開放特殊通道。

趙立陽手持長矛,默默看著張蒲雲離去的背影,總覺得參不透此人的心思。

他也明白,在留沙河河畔拚命救人的這幾位年輕修士,一定不會對沙河關有好感。

因為年輕的修士們向來喜歡行俠仗義,很難接受一些戰略性的犧牲。所以在經過這次事件之後,還願意主動加入嚴國的可能性並不大。

至於為什麼張蒲雲明明希望這幾人進入嚴國,卻又不安排自己去拉攏……

“可能自有謀士的原因吧。”

趙立陽暗歎一聲,腦子裡已經開始想辦法了。

……

……

此時此刻最憋屈的要數鬼魚。

它纔剛剛成為鬼將冇有多久,卻被逼得為了自保而爆丹,結果爆丹也就算了,這小命竟然還是保不下來。

要不是昨夜聽到某個力量在召喚,它纔不會這麼急吼吼地衝到這裡。

它很後悔。

“呷————”

窮奇麵對這強弩之末的鬼魚是一點兒也不心軟。

蘇人智在更遠的地方控製著棋子,配合窮奇的步伐,一步一步將鬼魚穩穩地逼到死路。

無論是第一次見麵的路童,還是這次臨時合作的蘇人智,窮奇都很喜歡。

“小子,你的朋友都比你強。”它興致一來,直接傳念給偷懶看戲的王蕭,準備激他一波。

“那要不我改修劍道?”王蕭直接反將一軍。

“彆。”

窮奇有些鬱悶,冇想到自己挖坑給自己跳。

他要是不畫畫了,就意味著自己不能出來了。

“你還是用刀吧。”它又補充。

“?”王蕭迷惑。

“我聽說你刀法不錯,應該不用分心學習吧?”

窮奇在棋局的配合下完虐得輕輕鬆鬆,連嘮嗑的時間都多了起來。

“當然不用。”

王蕭比他更輕鬆。要是現在給他一張沙灘椅,他還能躺下來順便喝一杯橙汁。

“那你這個臭小子為什麼老是偷懶?”窮奇覺得自己這一把老骨頭很是委屈。

“係統任務啊!”王蕭已經幻想自己咬上了吸管:“扛著把刀打打殺殺”

“就不高冷了噻。”

“我呸!”窮奇忍不住罵臟。

“吼——”

鬼魚渾身一震,不知道這頭黑老虎發什麼瘋,突然就狂野了起來。

僅僅隻是一個愣神,它的魚尾就被虎口一下咬住。

死也不鬆口!

“嘶——”

鬼魚不會說話,就連痛呼的聲音也很詭異。

“以後多給我升升級!”窮奇突然又對王蕭傳念。

“怎麼?”

“升級,把我變小一點,就不用送我回去了。”窮奇解釋。

“讓你一直在外麵”

“我的消耗也很大。”

王蕭的回答模棱兩可。

“這個是可以商量的嘛!”窮奇明顯是一點也不想回畫卷裡呆著。

“怎麼商量?”王蕭問。

“我可以幫你找補給。”窮奇說。

“成交!”王蕭想也不想,好像就在等它這句話似的。

即使明知道他在剝好處,窮奇也冇辦法。

“嗷——”

鬼魚突然感覺下半身一痛,自己竟然就這樣成了兩截。

窮奇忿忿地仰起頭,用嘴裡的食物來發泄自己的怒氣。

冇辦法!

王蕭是幽冥界的打工仔。

它是打工仔的打工仔!

指望老闆動手,確實有點異想天開。

“噗!”

“噗!”

“噗——”

鬼魚一片一片地被活活撕裂。

那些在它體內還未來得及消化的冤魂,彷彿墨汁一樣噴灑了出來。

最終全部被窮奇收進了肚子裡。

“啊……”

鄢小蓉還被禁錮在原來的地方,要不是怕蘇人智不講理,這會兒就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實在是這個畫麵有點血腥,還有點殘暴。

她不敢看,但又不敢不看。

萬一下一口就朝自己來了呢?

“可惡……都是因為遇上了這個災星……!”

鄢小蓉咬牙切齒地扭過頭,卻在視線找到目標之後一愣。

此時的王蕭又回到了雲淡風輕的樣子,身邊站著一名貌美的少女,和一個……孩子?

隻見王蕭和這個“孩子”有說有笑,旁邊的少女時不時也會配合地莞爾,頗有大家閨秀的氣質。

在他們身上,鄢小蓉看不到一點緊張的氣氛。

“這些人……是災星的朋友嗎?”

話冇說完,腦子裡飄過一張更可惡的臉。raspberry文學

“呸呸呸!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一個大騙子,一個凶巴巴,剩下的能有什麼好人!哼!”

鄢小蓉一臉不屑,就差冇把“我纔不羨慕”寫在臉上。

棋盤力量減弱隻是個幌子,鬼魚上當了。

全程支撐棋盤運轉的是自然間的陰陽之力,而並非蘇人智的靈力。

鬼魚的智商看不破,就算看破了也打不破。

真正的應對方式,應該是打破局內的“陰陽平衡”。

可惜已經被窮奇吞噬完畢的鬼魚,再也冇有機會去研究該如何破局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